夏慕缘

不用爱我至极,只愿爱我依旧。
KA初心,SK刻骨铭心。❤️

【快新/K柯】花非花 3-4(花吐症梗/已完结/he)

chapter 3

「玛格丽特花花语:暗恋,预言恋爱」

自从柯南搬到了阿笠博士家后,整整一个星期了,除了吃饭时间柯南会打开门把阿笠博士放到门口的饭拿到屋子里以外,其余的时间都像是没有这个人存在一样,谁也不知道他把自己闷在屋里到底在做些什么。
灰原此时正坐在大厅,却并没有像以往一样沏一杯红茶享受美好的下午时光。
江户川的情况比灰原想的要严重的多,在灰原的强行逼问下,柯南只是说了自己得了花吐き病后,就整日不出屋,这种情况是灰原没有想到的。
按理说,得了花吐き病,正常人的想法一定是鼓起勇气告白,毕竟拖久了,就会导致死亡,为了心里的一个喜欢而送了自己的命,没有人会觉得值得。
堂堂大侦探,因为一个喜欢而整日与世隔离,不免有些太离奇。除非……江户川喜欢的人不是普通人,或者说,那个人的身份让他内心明确这份感情永远不能表达。
……这样的人,会是谁呢。
思索了很久之后,灰原心中多少有了些猜测,不过还要去本人那里确认一下。
走到江户川的屋子门口,抬起手敲了敲门。“工藤,可以开一下门么,我有话想和你聊聊。”
一片寂静,屋内并没有任何回应,像是没有听见灰原的话一样。灰原就站在那里,也没有再多的动作,她知道江户川在犹豫。
过了好久,就当灰原将要放弃时,门忽然开了。灰原笑了笑,谢谢你的这份信任,工藤。
屋内,窗帘半拉半开,屋内的光线有些昏暗。灰原眯了眯眼,转眼看向江户川,本来就瘦小的身躯因为疾病更是变得不堪一击,此时他正带着口罩,站在灰原对面。
向左一瞥,桌子上散乱的白色黄蕊花朵引起了灰原的注意,有的已经支离破碎,只剩花瓣还证明着当初的完整。
这是玛格丽特花[注①],和柯南预料的一样,每一天都会吐出不同的花朵,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吐出花朵的周期也渐渐变短,一周的时间,已经从半小时变成了十五分钟,而且花的数量也成倍增加。嗓子的疼痛也越来越明显,现在连什么都不做,都能感觉到从喉咙处传来的痛感。
看了一眼有点自暴自弃意思的江户川,灰原的手伸向了桌上的花朵。
“别碰,会传染的!”江户川手疾眼快地把灰原的胳膊拉了回来,他可不想再有人得这个该死的病。
“看来,大侦探还没有完全失去理智啊,头脑还很清醒呢。”灰原刚刚的动作只是试探,其实她早就知道花吐き病会传染。在花吐き病刚开始被发现时,灰原也做了很多研究,不过最终都以失败告终,否则江户川也不至于像现在一样痛苦了。
“灰原你就别挖苦我了……”江户川有些黑线,这个女人真是一点也不可爱。
灰原的神情忽然变得严肃起来,“工藤,你打算一直这样下去?”
“……那又怎么样。”江户川低下头,眼镜反出的光使他的表情变的不清晰。
灰原稍微顿了一下,继续说,“那个小偷会理解的吧。”
“别开玩笑了,我怎么可能会喜欢他。”下意识的,提到基德,江户川的脑子里就是否定,他是不会承认的。
“阿拉,我也没说你喜欢他啊。”灰原有些释然,看来自己的判断是正确的,碍于喜欢的人的身份,所以才无法表达而患病。
柯南有些要炸毛,知道灰原来找他的原因就是想确认那个人的身份后,柯南叹了口气,颇有些无奈的说道:“我真是败给你了,灰原。”
没有再接江户川的话,反而看着江户川的眼睛,“这样下去,你会死的。”
“……那就死了好了。”江户川何尝不知道这病的下场,要是被那小偷知道了,会怎么想自己。呵呵。江户川在内心自嘲了一下。
“工藤,你的死会牵连多少无辜的人,你不珍惜,还有很多人珍惜,不要这么随便就放弃!”灰原有些激动,看不惯他这种行为,装作看淡一切,只不过是为了掩饰自己内心的假高尚而已。
看着灰原如此,江户川有些愣。
“……”感觉到自己稍有失态,灰原慢慢平复了下来。
“好好想想吧。”说完就转身走出了屋子。关门前,眼睛再次扫到了那堆可怜的白色花朵。“把花留下吧,也算是它们存在过的证明。”之后便带上了门。
没给柯南太多思考时间,很快,柯南又跑进卫生间,白色撒满了一地。

到了当天晚上,柯南静静地等着下一次花期的到来,这么久未免也有些习惯了。
这一次,鬼使神差地,柯南没有把这些花朵全部处理掉,而是挑了一些完整的,用清水洗净,晾干以后,放在透明的圆形玻璃瓶里,盖好盖子,用标签写好“玛格丽特”贴在瓶口,暂定放到了书桌的架子上。
“自己真是病了啊。”


注①:玛格丽特原名叫做蓬蒿菊或木春菊,在十六世纪时,因为挪威的公主Marguerite十分喜欢这种清新脱俗的小白花,所以就以自己的名字替花卉命名。
在西方,玛格丽特也有“少女花”的别称,被许多少女喜爱。原因之一,可能由于玛格丽特是一种可以预测恋爱的花朵。相传只要手持玛格丽特,当一片片摘下花瓣时,口中念着“喜欢、不喜欢、喜欢、不喜欢……”待数到最后一片时,就可以对恋情作出占卜。


chapter 4

「白色风铃草花语:温柔的爱,永远的羁绊」

“咳咳咳,咳咳……”止不住的咳嗽,像是要把心肺全都咳出,随之而来的,大把大把的风铃草从口中倾泻,饱满的白色在空气中旋转了几圈,终于也是落地。
自从柯南患花吐き病以来已经大半月了,剧烈的咳嗽使柯南有些头昏脑胀。情况非常不好,这几天,像是最后通牒一般,最多五分钟,就会是一次花期,数量也大大超出预料。
柯南第一次感到喜欢一个人是这么痛苦,这几天无数次告诉自己不要再喜欢那个小偷了,心里念叨着他的种种不是,但在闭上眼睛的那一刻,柯南就彻底输了,脑海里还是那抹挥之不去的白色。
“可恶!”柯南把头埋进枕头里,这短短的几分钟平静也成为奢侈。
外面阳光明媚,几缕光穿过窗帘间的缝隙调皮的钻进屋中,打在桌架上的一排玻璃瓶子上,各各瓶子中五颜六色的不同花瓣,在柔和的阳光下显得更加晶莹剔透,带着几分活泼的感觉。
令人不解的是,这些花儿像是赋有魔法,没有随着时间而枯萎,依旧是最初的模样,甚至胜过从前。
这般美景却无人欣赏,说是无人,不如说是无心。
柯南无力地侧躺在床上,安静的只剩下屋内钟表指针转动的嗒嗒声,扰乱着不知谁的心思。
……
好想你。

怪盗基德在两天前发送了预告函,今晚将要在米花博物馆取走璀璨夺目的蓝宝石。
基德每次行动的目的都是潘多拉,但与那个追逐着自己的侦探相遇,却是比偷到宝石更加值得高兴的事。看着那人自信的海洋般的眼睛,基德就觉得自己是如此幸运,能够得到他的凝眸。
像以往一样,站在米花大楼楼顶,看着城市的车水马龙,耀眼的红黄灯光闪个不停,交错在夜晚的无尽黑色之间。
拿着手中的蓝宝石对准月光,醉人的蓝色在月光的照耀下更加耀眼,散发着独特的光芒,然而却还不是基德所要寻找的潘多拉。基德稍有些失望地放下了胳膊。
晚上的风有些大,白色披风无规律地被撕扯,基德在等着那个人的到来。
从最开始在钟楼对决的高中生侦探,再到杯户饭店楼顶的孩子,看着那极其相似的眼睛,基德就确定了他们是一个人,冥冥之中有一股力量把他们拉近,怪盗和侦探,正所谓是永远的羁绊。
每次预告函都会被柯南破解,每次这个月光下的魔术师都会被他紧紧地追随,虽然知道名侦探只是想要以正义之名把自己捉拿归案,但内心还是无法控制地想东想西,名为“喜欢”的情感渐渐萌芽,最后越扎越深,无法自拔。
好想把你占为己有,大侦探。
忽然风一个转向,基德心里莫名的“咯噔”一声,身边的白鸽也好似受到了什么惊吓,猛地扑闪着翅膀跃起到一边的空地。
一种不好的感觉从心底浮出。
“那个大侦探,不会出什么事了吧。”基德知道柯南的身份时刻有被黑衣组织盯上的危险,而且这个时间名侦探还没有出现,这是以前都没有的事情。
基德心里稍稍有些不安,就在这时,身后传来了嘈杂的踏楼梯的声音,一听就知道,这并不是小学生的脚步声,而且人数大约有十多人。
不好。
灵敏地发觉到警察的来临,基德快速扔下两枚烟雾弹,一跃而下,顺便把盗来的宝石留在了楼顶,白色的滑翔翼消失在夜空中。

基德今天的盗窃预告,柯南怎么会不知道,只是这重病的身躯,让柯南无法胜任从阿笠博士家到米花博物馆的道路,况且频率如此高的花期,戴口罩早已经无济于事,这种样子,怎么可能被那个人看到。
虽然见不到他,可还是不想让那个白色罪人轻易得逞呢,毕竟自己被他害得这么惨。
鉴于说话有些困难,柯南就提前用邮件的形式把自己推理出的结果以工藤新一的名义发送给了高木警官,并且特意指明了怪盗作案后在楼顶逗留的可能。
这可不能怪我啊,基德。可能……这就是最后一次解开你的预告函了。
“后会有期。”
柯南望着窗外的明月,有些失神,手里还留有几朵刚吐出的风铃草,血迹在白色的花瓣上显得格外明显。

评论
热度 ( 121 )

© 夏慕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