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慕缘

不用爱我至极,只愿爱我依旧。
KA初心,SK刻骨铭心。❤️

【快新/K柯】花非花 1-2(花吐症梗/已完结/he)

这里小缘💓
这篇是旧文搬运 首发贴吧
因为已经不玩贴吧了 所以最终还是决定把文章转移到这里
大家看着开心就好 比心w


※食用注意:
本篇花吐き病设定:
思念或执恋深厚却无法传达的时候,人就会患上花吐き病。他们会从嘴里吐出花来,而触碰到花瓣的人会被传染。并且随着时间的拖延,病症会逐渐加重,最后导致死亡。唯一治愈的方法就是得到心中爱恋之人的吻。

chapter 1

「薰衣草花语:等待爱情」

此时正值暖春,三到四月份是日本各地樱花陆续开放的时间,也是赏樱花的最佳时节,日本有名的樱花节也即将拉开序幕。
空气里充斥着樱花的香气,柔和恬淡的花香配合着朗朗的读书声,显得格外和谐美好。
校园里唯一一棵樱花树,因为帝丹小学的孩子们的强烈挽留,最后也没有因占地而被砍掉。更令人高兴的是,这棵樱花树很争气地长了半楼高,在此时更是盛开的灿烂。
然而再怎么和谐的场景,也总是有不和谐的地方存在,比如江户川柯南。
明明已经是十七岁的高中生了,却不得不在小学上二年级,那些再简单不过的知识,每天翻来覆去地重复,换了谁都会心烦意乱吧。
柯南坐在临近窗边最后一排的位置,呆呆地望着窗外飘落的樱花花瓣出神。
身为平成年代最有名的名侦探,现在也很好地融入了少年侦探团的队伍。但是柯南心里还是有不少心事,暂且把那些琐碎复杂的案子撇开不说,单单那一个人就把柯南的心思占去了一半。
日本人气超高的白衣魔术师——怪盗基德。
就算全天下人都说新一和兰是一对,柯南心里也知道那只不过是表面。以前朦胧的感情只不过是一种习惯,互相陪伴的习惯。
从天空飞船到向日葵画展,每一次与基德的接触都让柯南心里一种不一样的情愫慢慢发芽。在几个月前,经过连夜的思考与内心的斗争,柯南终于也明白了自己喜欢的人并不是兰。
新一和兰两人虽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但谁说青梅竹马一定要在一起呢,只不过是世俗罢了。名侦探从来不在意世俗,却在意那个人的想法。
“这辈子我都不会告诉他的。”这是名侦探在内心对自己说的最多的话,也是最无奈的话。
没错,柯南喜欢基德。这件事只有柯南一个人知道。
“柯南同学,请回答一下下面这道问题。”老师的话把正在回忆的柯南叫回了现实。
“这道题的答案是5。”轻松应答,毫无压力。班级里也对柯南的“天才”学习能力早已习以为常,所以柯南回答时也没有其他人回头。
再次坐回椅子上,一低头发现一片薰衣草静静地躺在作业本上,淡淡的嫩紫色仿佛在诉说着什么忧伤的故事。
“好奇怪,这里怎么可能会有薰衣草。”心里默默打着问号,柯南拿起了这片紫色薰衣草。
薰衣草的原产地是法国普罗旺斯,而且现在并不是花期,这是不符合常理的。侦探的职业病犯了。
忽然感觉喉咙痒痒的,好像有什么东西,柯南拿出纸巾把嘴里的东西吐出来。
竟然是一片薰衣草。
没等柯南思考,喉咙里又有痒的感觉了,还伴有感冒时的嗓子疼。感觉不太妙啊。
紧接着柯南又吐出两片薰衣草。零散的淡紫色散落在白色的纸巾上,现在却显得格外刺眼。
下课铃忽然不是时候地响起。
“糟了。”
柯南握住装有薰衣草的纸巾,快速跑到灰原桌边,捂着嘴说了句“灰原帮我请一下假,我有急事。”之后,就跑出了教室。
面对步美等人的询问,灰原也只是潦草地回答了几句。之后便盯着柯南离开的方向若有所思。

chapter 2

「丁香花花语:初恋,回忆」

在看到自己嘴里吐出薰衣草的一刹那,柯南几乎就已经知道了答案,可是还是有些难以接受。
花吐き病在日本已经不算是稀奇,首次病例发生在大约两年前,目前没有治疗方法,而且患病几率也很小。
“这么小的几率,为什么偏偏是我。”柯南在心里默默抱怨。
薰衣草事件发生的当天晚上,柯南就搬到了阿笠博士家中。为了避免和太多人接触,就说是柯南已经被接回了美国,暂定不会回来。
柯南把自己关在屋子里,喉咙里有异物的疼痛预示着那些花又来了。柯南发现他嘴里吐出花的时间是有周期的,现在大约半小时,就会有大把的花出现。
柯南急忙跑进卫生间,把嘴里的花呕出。
“咳,咳咳……”伴随着剧烈的咳嗽,一片片粉紫色的花朵一簇簇落在水里,慢慢散开。不一会儿,丁香花就铺满了整个水面,随着水纹一起浮动着。
“……”终于结束了。柯南咽了咽口水,喉咙的酸涩感还存在,夹杂着丁香花的味道。
今天早上吐出第一片花时,柯南就发现已经不再是纯紫色的薰衣草了,而是带有粉色的丁香花。
“难道是怕我一直吐出一样的花朵太乏味,所以每天花的种类都会变么……还真是谢谢你了,呵呵。”柯南露出半月眼,小声吐槽道。心里却像是被蒙了一层纱,闷闷的感觉让柯南几乎喘不过气来。
盯了一会儿马桶里大片的粉紫色,柯南不由地皱了皱眉头。毫不犹豫地按下了冲水健,随后娇嫩的丁香花就被水流席卷着冲到了深处,不见踪影。
转身离开的柯南并没有发现,在这一片四瓣的丁香中,藏着一朵五瓣[注①]的小家伙,虽然也都被一起冲进了下水道。
心想着这样一直等下去也不是办法,柯南干脆打开电脑,搜索花吐き病的词条,想抱有一丝希望地查找出缓解的方法。
事与愿违,几页的内容也都是花吐き病的基本简介,并没有什么太有用的信息。
“思念或执恋深厚却无法传达的时候,人就会患上花吐き病。”看着眼前的文字,柯南不由地叹了口气。
“执恋深厚么……”真是讽刺啊,身为侦探的他却对怪盗如此。两人本是宿敌的关系,可也不知道是谁首先打破了禁忌,宿敌的概念也渐渐模糊不清,最后使感情扭曲。
这次我可被你害惨了,基德。
作为月光下的追逐者,柯南之所以会患病也不是没有原因的。按照他的话说,就是全部怪罪于基德这个恶劣的小偷。

去年5月4日,零点的钟声刚打响,柯南打了一个哈欠,合上了手中的侦探小说,准备睡觉。刚走到床前,阳台处就出现了一抹不自然的纯白色,显得有些突兀。
“喂喂……不要私闯民宅啊,你是想快点进到警察局喝下午茶么。”边说着,边拉开了阳台的窗帘。果不其然,这个小偷还是那么张扬啊。
“哟,名侦探,晚上好。”白色的披风随着夜晚的微风飘起,像是进入自己家一样,基德自然地拉开阳台门,走进了柯南的屋子。
“我说你能不能有点自觉,不怕我现在就报警么。”说着装作要拿起手机。其实内心并没有一点要报警的意思。
并不是不想抓住基德,只是作为侦探的尊严,不允许自己在对决以外的时间逮捕他,真正的胜利是正大光明的,当基德再次盗取宝石时,柯南一定会拼尽全力去逮捕这个自大的小偷。
当然,这只是柯南当时的想法,至于之后莫名的动摇,那都是后话了。
“真是这样的话,名侦探也就不会让我进来了。”基德皎洁地笑了笑。
“既然你知道,那么快说吧,这么晚找我什么事。”柯南看着基德的单片眼镜,努力想象着镜片后的脸。
“大侦探真是没有情趣,今天可是你的生日啊。”基德蓝色的眼睛里映出几分无奈,说着就随手变出一只蓝玫瑰,递给了柯南。
“别对我用哄骗女孩子的招数。”话语里透着几分不快,但还是接过了玫瑰。这是他喜欢的蓝色。
话说今天是我的生日,竟然没有注意到啊。
“嘛,好吧。”接着基德又打了一个响指,一盒包装精美的蛋糕落在了书桌上。
“……”柯南有些惊讶地看着桌上的蛋糕。
“生日快乐~名侦探。恭喜你离原来的十七岁又近了一步。”
柯南头上出现了井字,这家伙,绝对是故意的。
“放心吧,你离被我逮捕也近了一步。”毫不客气地反击基德。
“好伤心诶,难得我是来给你庆生的。”基德假装做出伤心的表情。
啊,看到他这么欠揍的表情柯南就莫名烦躁。刚想拿出麻醉针威胁一下这个小偷,眼前人却向后退了一步。
“好了好了,不打扰小学生宝贵的睡眠时间了,大侦探晚安~”转过身要离开。
看着白色的背影,柯南不自觉地笑了。
“谢谢你,基德。”
听见背后传来的声音,基德嘴角更加上扬,温柔的表情此时却无人知晓。下一秒,消失在茫茫夜色中。
柯南望了望天空中为数不多的几颗星星,随后拉紧了窗帘。

现在再想起那天的事情,记忆最深的就是那盒蛋糕。
“甜过头了吧。……”
又想要咳嗽了,干呕的感觉真不怎么样,任命般的,柯南再次跑进了卫生间。


注①:关于紫丁香的传说
曾有这样一个美丽的传说:每一株紫丁香的花瓣,都是四瓣,但是,有一株紫丁香树的花瓣却是五瓣,能找到五瓣花的紫丁香树的人,能实现一个愿望。

评论 ( 2 )
热度 ( 150 )

© 夏慕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