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慕缘

不用爱我至极,只愿爱我依旧。
KA初心,SK刻骨铭心。❤️

【代发】《差别》([快新/快柯] 暧昧向 M14衍生文)

JayChou_cool:


作者 @致兩千年後的你 






[上]




遇见名侦探之后就没发生过什么好事。


黑羽快斗把在空中做着自由落体的江户川柯南捞进怀里,并撑开滑翔翼后才稍有闲余地感叹道。


原本一切顺利的潜入盗取行动,不知怎的就成了捞小孩的英勇就义。高空坠落时带动的风仍旧吹得耳边轰轰直响,黑羽快斗张开口,灌进了满嘴的风,提高了点音量说:


“他居然把你从窗户扔出来,怎么办名侦探?就这么投降吗?”


语气里一半是调侃,一半是被迫暴露身份的无奈。


“怎么可能?立刻、马上飞回飞艇!”


江户川柯南明显还处在被抛下飞艇的惊诧和愤怒中,尽管黑羽快斗的视角只能瞧见对方头顶乌黑零碎的短发,但他仍旧对侦探此时的情绪一清二楚。


毕竟对方愤怒的小拳头差点挥舞到他脸上。


“别扯了,我的滑翔翼是不带引擎的。”他脑袋微偏躲过了这一拳,环在少年腰上的手紧了紧,制住对方胡乱挣动的身体。随后唇角轻掀,笑了一下:


“保住了小命,你就知足吧。”


说完他猛然侧过身体调整方向,加速朝着岸边飞去。四肢腾空的江户川柯南,只能被他突如其来的恶意举动惊得喊了几声。


不得不说这是一次奇妙的体验,怪盗带着侦探一起做空中滑翔。


黑羽快斗收紧了手臂,怀中小孩子的腰身纤细得不可思议,温度较成年人偏高,隔着几层衣服仍旧能传达到皮肤上的暖意。真不敢相信,这就是那个有名的高中生侦探工藤新一。


黑羽快斗知道这个人,要在和他碰面之前。


平日里就有看报纸习惯的他,尽管涉猎范围仅限于刊登了怪盗基德的几版,可偶尔也能瞥见一张不算陌生的脸——平成年代的福尔摩斯。放大的脸部特写,自信的笑容。


还挺嚣张嘛,这家伙。


黑羽快斗挑着眉毛在心里评判,全然忘记几页前某位月下魔术师不可一世的笑脸。


然而等到第一次正式相遇时,高中生侦探工藤新一却已经不是工藤新一了,取而代之的是小学生江户川柯南。


从大人一下变成小孩,这种事怎么样都很难想像吧。比起自己,这位更像是魔术师了。


糟心的是,身体虽然变小,但难缠程度依旧一样,爱给他添麻烦的名侦探。残酷的真相永远只有一个。


在进行这些心理活动的过程中,他们在爱知县佐九岛的沙滩上安全降落。黑羽快斗还算厚道的先屈身把江户川放下,让对方在腾空几十分钟后重新脚踏实地。而他自己的思绪也在此时戛然而止。


江户川一落地就抬头望向远空正缓缓行驶的飞艇,目光凝重。


黑羽快斗看了他一眼,然后潇洒地弯腰拍掉白西裤上的几颗沙砾。在起身时心里莫名冒出一个念头:


[这样的神情不适合一个才年满七岁的孩子,他应该有天真烂漫,也该有笑容常驻,唯独不该有太多烦忧。]


可是转念一想,自己面前这个可不是真正的七岁小孩,而是返老还童变来的,那就怪不得人少年老成。


“你打算怎么办?”


正值午后阳光最盛之时,蝉鸣四起,人们大都选择在家中避暑,海岸上空无一人,于是黑羽快斗也不担心会被人看到引发围观。他两手插兜,优哉游哉地跟在江户川柯南半步远的后面,然后漫不经心地抛出一个仿佛与他无关的问题。


江户川柯南没有说话,细长的眉毛紧蹙着,显然还没有好的打算。


黑羽快斗也不催,默默跟着。海上的风吹过来,柔柔的绕着他的衣角打转。


侦探和怪盗这样和平相处,意料之外的和谐中,难免透着几分古怪。


不久后他们顶着烈日走进了一座海滨公园,黑羽快斗在绿地上和无意中发现的白羊玩得正欢,江户川柯南则在和谁通着电话。


黑羽快斗这边专心致志地逗弄着羊,耳朵里却是一字不落的把江户川的话全听了进去。


“没办法,我被迫下艇了啊。”


[准确的说,像是兔崽儿一样被提着领子扔下艇了。]


黑羽快斗一边在心里吐槽,一边把手心的草叶喂给白羊。


“嗯,载有炸弹、劫匪还有杀人细菌的飞艇正飞向你们那里。”


[亏得你能用这么冷静的语气说出这么恐怖的话。]


下意识地抬手挡了一下羊凑过来的脑袋,结果还是被袭脸了。笑着摸了摸羊脖子上厚重的毛,更加坚定他黑羽快斗果然是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羊见羊嗨。


“现在已有两人感染。”


[欸?]


黑羽快斗停下了晃着羊头的手,第一次插嘴道:


“是三个人。”看着江户川递来疑惑的眼神,他补充道:“叫水川的那个导演,他的手心也起疹了。”


江户川眯了眯眼睛,对着话筒的另一头继续说:“就是这么回事,我想先通知你一声。”


黑羽快斗打量了他两眼,觉得对方这副样子,倒是没怎么在意自己偷听这回事。


这时江户川话说到一半,忽然顿住不出声了。黑羽快斗回头看他,发现对方正望着天空,于是他也仰起头,敏锐的听觉同时捕捉到一阵螺旋桨的声音。黑羽快斗暂停了自己和白羊的友好互动,他起身走到栏杆边,看着声源所在,不太肯定地说道:


“那是警用直升机吧……在追飞艇吗?”


江户川柯南也握着手机凑了上来,摆弄着他神奇的眼镜,拉近距离看清了飞机上的标志。


“警视厅。”他说,给予了肯定的答复。


黑羽快斗盯着他镜片上浮现的绿色纹路看了会儿,不由道:


“哟,Kingsman。”


“什么?”


江户川此时已经压了电话,挑着眉毛瞥向身边的落难搭档。


“你看过吗?就是一部影片,里面的哈里·哈特也有个类似的眼镜。不过还包括了摄影、播放录像、投影等等的功能……”


“……”


黑羽快斗看着江户川柯南脸上愈发疑惑的神情渐渐有些说不下去了,他摊了下手:


“好吧,就是说你的眼镜挺酷的。”


这下江户川才有了反应,点点头说:“谢谢。”


黑羽快斗无奈地抿抿唇,想着跟没有共同语言的人说话真累。


江户川柯南忽然又补充了一句:“博士给我这副眼镜的时候也这么介绍过,不过我觉得哈里的更酷一点。”


黑羽快斗惊讶地看向他:“嗯?所以你看过?”


而这时江户川柯南已经拨通了另一个电话,手里拿着一个小巧的蝴蝶结,经过电流变音后传出的已是一个青年人的嗓音。


“目暮警部,我是工藤。”


啊……奇妙的道具还挺多,和Kingsman真有点像。黑羽快斗收了声默默地想,又一次全然忘记自己身为魔术师,全身上下都藏着道具的事实。


那边江户川用着工藤新一的身份和警方攀谈甚欢,没怎么花功夫就弄到了登上直升飞机的权限。


反观自己这边,黑羽快斗在心里比了比中森警官的态度,见着自己他不喊打喊杀就不错了,还搭飞机呢,有时候什么身份真的挺重要的。


不过……


两人坐在沙滩的高架上,面前是青蓝色的大海,被午后的阳光照得淡如透明。


“喂,工藤新一在哪啊?”属于青年人的、带着淡淡鼻音的慵懒音调。


黑羽快斗可没忘记,刚刚江户川要求登上飞机,用的是高中生工藤新一的身份。


“工藤新一不就是你吗?”可你现在这副身体。


后面的话没说出口,黑羽快斗知道江户川也懂。


“所以说……要你假扮成我啊。”


江户川柯南皱着眉毛,一脸无奈的神情。


“服了……”黑羽快斗翻着白眼转过脸去,小声嘟囔了一句,“又要假扮成你啊。”


他可没忘记自己刚才为了从对方的青梅竹马手下脱身而撒的那个谎。虽说他跟工藤新一长得确实相像,而这种特点在遇到突发情况时也给他带来了不少便利。但黑羽快斗打心眼里不怎么认同这点。


如果说他们真的长得很像的话,为什么他每次扮成工藤新一照镜子时总觉得心跳加速,可谁又会在见到自己的脸时心跳加速呢?


说到底还是有差别的吧,就好像工藤新一的眸色浅一点,而他的深一点。这些往往只有本人才能察觉到的区别。


至于那种心跳慌乱的感觉,黑羽快斗找了一个其实他自己不怎么满意的理由。就好像猫见到老鼠似的,侦探之于怪盗本就存在“逮捕和逃脱”这种不平等的关系之中,会心跳加快是本能。


尽管他和工藤新一并没有真正意义上的正面对峙过,没有事实基础,这感觉来的总归有些莫名其妙。


“啊?”


听见黑羽快斗的小声嘀咕,江户川眨了下眼镜,茫然的神色倒有点符合他小孩的身份。


“啊,没什么……”


黑羽快斗连忙摆着手掩饰,然后歪过头,做出一副嫌弃的样子转移话题:“帮你可以,到时候可别妨碍我工作。”


江户川尴尬的挠了挠脸颊,心虚地转移了视线。


“这我可不能保证。”接着又忽的扭过头,瞪大眼睛道,“我尽量吧。”语毕,眯起眼睛,咧嘴露出一个人畜无害的笑脸。


“嗯?”


黑羽快斗满脸怀疑地盯了他几秒种后,无奈地转头叹了口气。


 


事情进展的很顺利,警视厅的直升机如约接送他们回到了空中。只是江户川在看到他轻而易举地就拿出一套工藤新一平日里惯穿的蓝西装套上时,露出了怀疑的神色。


“你的身份还挺好用的。”


黑羽快斗笑得一脸无辜,朝江户川柯南比划一个大拇指。之后果不其然的收到了对方的白眼一枚。


再后来的事情就好像是一个轮回。不知道哪位哲人说过,人的日常生活就是循规蹈矩的重蹈覆辙。黑羽快斗搂着江户川柯南从直升机上跳下来时,第一次认同了这句话。


虽然跳的东西不同,但都是跳,连怀里抱着的人都没变。


降落进行的还算顺利,黑羽快斗一手搂着江户川柯南,一手撑着地,跪姿落在飞艇上。


这才松了口气,忽的一阵强风刮来,撑开的滑翔翼就好似迎风的伞一般形成了巨大的推力,人被吹着直往后退,如同有一股力量在身后拉扯。黑羽快斗开始还能撑住,奋力想要够到飞艇上的锁链固定身体,结果最后还是被风吹得直往后退。


“唔哇!”


黑羽快斗叫了一声,在双腿不断后退的过程中试图收起滑翔翼,却发现江户川柯南正好挡在那个位置,心里顿时就有些慌了。


江户川柯南倒是冷静,两手紧环住他的腰,不断地提醒着:


“翅膀、翅膀、翅膀……把翅膀收起来,快把翅膀收起来!”


随着黑羽快斗倒退速度的加快,这提醒声也随之急促起来,到最后几乎是喊了出来。


黑羽快斗心里此刻也是无限委屈,眼睛瞪得大大的看着江户川说:


“你挡住开惯了,我摁不到啊!”


“可恶。”江户川咬牙啧了一声,开始自己动手。


一手揽住黑羽快斗的腰固定身体,一手伸进了对方的西装里探寻开关。


这下黑羽快斗是真的慌了。原本就因处境不妙而加快的心跳此时更是跃动的异常猛烈。即使在这种危险时刻,他依旧能感觉到江户川的手是怎样伸进衣服里在他腰间摸索。


要知道他现在抱着的可不是一个单纯七岁的小孩,而是一个内在和他同龄的高中生啊。一点想到这点,心里的别扭感就升腾起来,挠痒似的泛起。


很快黑羽快斗就意识到江户川的手开始向下移动,即将摸到一个不妙的位置。脸上猛然烧了起来,他连忙出言提示道:


“你在摸哪呢?!住手!”


“老实点别动!我来摁开关!”江户川厉声说道,声音听着有些焦急。


黑羽快斗立刻就怂了,因为对方说的有理。他咬了咬嘴,低头看着江户川:


“话虽如此……可是很痒啊。”


“忍一忍!”这次的回答更加简略。


黑羽快斗还没想到要怎样才能委婉地提醒名侦探“不要再把手往下移”时,对方的指尖已经抚过了那个位置,于是出口的话顿时软了一个音调:


“喂那里是……”


紧接着是温热的掌心,不算柔和地摸过附着高空凉意的西装裤。黑羽快斗听到脑子里轰的一声。然后他腿软了。


这也怪不得他,毕竟这是自打他记事以来第一次有除自己之外的人碰到那个地方。


这一软不要紧,脚下一个打滑,两人立时浮在了空中,被风吹得直打转。江户川连忙收回了在下面寻找的手,转而伸进胸口的位置,从里面摸出一把能发射钩链的枪,朝着飞艇上的锁链扣动扳机。


好在名侦探的准头不错,钩子在锁链上绕了几个圈,稳稳地挂在了上面,两人皆是松了口气。只是黑羽快斗松的这口气里有没有掺了别的成分就不得而知了。


经过了这么一个近乎前功尽弃的插曲,两人通过攀爬锁链最终顺利回到了飞艇表面。


黑羽快斗放下江户川柯南,两人顶着烈风前进。当走到飞艇空中甲板的位置时,黑羽快斗停下了脚步。


白衣怪盗一手捏着帽檐,唇角勾出一个惯性微笑:


“那么,祝你好运吧。”


江户川柯南疑惑地回过头,问道:“你不去吗?”


黑羽快斗扬了扬下巴,寻到一个避风的地方坐下:“我先在这观察一会儿情况,反正宝石已经落到劫匪首领手里了。哦对了……给。”


他从口袋里掏出一个东西,作势要扔给江户川,实则牢牢地捏在指尖。眼瞅着江户川吓了一跳慌忙伸开手跑来接住的样子,又咧嘴笑了一下。


“这是什么?”


江户川柯南从他手中拿过那张薄薄的印片。


“次吉郎大叔的指纹贴膜。”


黑羽快斗竖起一根手指,有些自得地说道。


“我倒是猜到这回会使用指纹认证式的玻璃柜啦。”黑羽快斗伸出胳膊交叉在脑后,摆出一个舒服的姿势,悠悠道,“反正我已经用不到它了,就给你吧。”


沉默了一会儿后,转头看到江户川柯南正在摆动拉门的开关,忽然又想起一件事:“话说,你还是关心一下你心爱的她吧。”


“嗯?”


看到江户川果然很在意地瞬间回过头,黑羽快斗在心里笑了笑,也没看他,继续说:“她的两臂被那个叫藤冈的男人抓过,不过她立刻躲开了,也没咳嗽或打喷嚏,应该没被传染就是了。”许是被风吹得凉了,黑羽快斗又收回手环在胸前,侧身背对着江户川柯南解释道,“总之还是告诉你一声。”


江户川听完他的话后,也没有多做表示,扳过开关,跳入了飞艇内部。


黑羽快斗听着身后的动静,把帽檐又压低了些。阴影遮住面部的表情,只露出一个略尖的下巴和形状美好的淡色薄唇。高空的风把雪白的衣襟吹得猎猎作响,黑羽快斗有些想不通,明明很冷,身体却不知为何在发烫。




[上]TBC



评论
热度 ( 336 )

© 夏慕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