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慕缘

不用爱我至极,只愿爱我依旧。
KA初心,SK刻骨铭心。❤️

【明宝】愚人节

音符酱的躲懒基地:

大家好!我胡汉三又回来啦!


星期四晚上守着点看完大结局的我,炸成了天边一朵璀璨的烟花……


cp站得好弯路就走的少啊有没有!!!


默默缓了好几天,终于又脑洞大开,码了一个小甜饼。lo主心满意足啦!就当是完结纪念吧XD!


此文可独立食用,只是追加了明宝结婚设定。


(结婚详情可见前文【明宝】结婚前的24小时 和 【明宝】结婚纪念日


在贴文之前,啰嗦的lo主还有几句话想说:


第一,文笔不咋地,OOC有,无关原著和任何真人。


第二,人生如戏,全靠演技。


第三,衷心希望各位小伙伴看完全文之后,能回过头来看一眼第二条。




==================================




        临近下班,林涛看了一眼手机日历。


        3月31日。


        明天就是愚人节了。




        学生时期的林涛最喜欢愚人节,那是从小就一肚子坏水的他光明正大耍人玩的日子。


        他会从三月开始绞尽脑汁地策划一系列的整蛊行动,然后在四月的第一天把周围人得罪个遍。


        尽管此举友尽风险极高,林涛还是乐此不疲地爱看人笑话。




        然而自从认识了秦明,他开始不那么喜欢愚人节了。


        究其原因,是因为在认识他之后的这些年里,他为了整秦明用尽了浑身解数,却无一例外被其完美避开,搞得他非常、非常尴尬。


        秦明此人也真的非常神奇。林涛认为,比起说这家伙是能机智地提前察觉阴谋而进行有意识地防御,不如说秦明就是老天爷庇护的天之骄子,是电是光是唯一的神话。这么多次的神回避,百分之八十都要归功于他那不知哪儿来的狗屎运。


        后来李大宝调到了法医科。在那之后的第一个愚人节,林涛偷偷把假蟑螂塞进她衣领里。


        大宝把它掏出来,淡定地观察了一番,然后看向身旁等待着她反应的林涛,眼神怜悯:


        “这种把戏现在连初中生都不玩了……”


        ……


        变着法子嘲笑他是小学生呗?!


        行吧,整不到人也就算了。


        偏偏自从他交了女友,他们家宝宝每逢愚人节都要闹分手,年年如此,雷打不动。


        他其实特别想跟她说,宝宝,这个笑话一点也不好笑。


        但他又不敢。他怕他真这么说了,笑话就不是笑话了。


        因此,愚人节成了林涛一年中最讨厌的日子。




        ——但是,今年不一样!


        林涛想起了午饭后与秦明的一段对话。




        彼时他正瘫坐在秦科长的办公室里蹭空调。照理讲3月份已经没什么人开空调了,秦明为了耍帅,穿大衣也不扣扣子,然后在科室里吹暖风。


        大宝嫌弃老秦不环保。林涛对此倒不怎么介意。


        因为他自己也为了耍帅没拉外套拉链冻得不轻,虽然他没好意思承认。


        大宝正好坐在出风口,她受不了空调烘着,午休时间跑出去乘凉去了。倒是便宜了林涛,占着她的椅子一坐就是一中午。


    


        空调的风暖暖的吹得他犯困。眼睛快要闭上的时候,突然听见秦明的声音:


        “林涛,过来一下,跟你商量件事。”


        ……什么东西?我在做梦?


        林涛抹了把脸,伸了个懒腰站起来:“你找我商量什么事?喔,该不会是怪我坐了你老婆的位置吧!嘁,宝爷都没说什么,你怎么这么小气!”


        “明天是愚人节。”


        “是啊,愚人节。哈……等等,你说啥?!”


        林涛一下子清醒过来,打了一半的哈欠被他吞了回去。


    


        从老秦口中听见愚人节这个词,简直颠覆了林涛的世界观。


        但机智如他很快领悟了这件事的含义。


        “你想整人???”


        “对。”秦明大方地承认。


        “整谁?”他脱口一问,随即又一拍脑袋,“大宝?!”


        秦明没说话,点了点头。




        “……卧槽你等会儿让我消化一下……”


        我真的不是在做梦吗?!


        老秦他?要整人?整他自己个儿的老婆??


        这是什么?夫妻情趣吗??


        ……不明觉厉。




        内心挣扎良久,林涛决定还是先听听他的想法。


        “……你想怎么做?”


        “大宝一直埋怨我不在乎她。”秦明有些不自在地搓着手指,“我希望你明天配合我,做出一副我真的不在乎她的样子。”


        “噢!然后晚点你再跟她坦白,说其实你最在乎的就是她?”林涛秒懂。


        “……是的。”


        ……


        哎哟喂这是吹的哪边的风!太阳从西边出来了!木鱼脑袋居然开窍了!!


        “你别在她那儿走漏了风声。”


        “哈哈哈哈哈放心吧老秦!我以咱们这么多年兄弟情分担保,绝对不透露半个字!”


        林涛笑得下巴都要掉下来。


        之前那两人领证,他就为自己没出到什么力而耿耿于怀。这下忽然来了个这么好的机会,怎么能不一鼓作气坐实他神助攻的美名!


        林涛感觉到童年时期那股久违的热情又开始熊熊燃烧起来。


        “包在我身上了!您就瞧好吧!”




        * * *




        林涛的如意算盘打得可谓相当的好。


        然而他千算万算,没算到大宝会来找他。




        那是下班之前,林涛正在自己办公室收拾东西,一不留神看见大宝站在门口,做贼一样鬼鬼祟祟地探头探脑张望了半天,然后偷偷摸摸地窜到他桌前。


        “……宝哥你脑袋被驴踢了?”


        “别闹!”大宝谨慎地注意着周围,附到他耳边小声说,“跟你商量个事儿。”


        咦这话我好像听过啊。


        “什么事儿?”


        “恩……明天不是愚人节么,”她脸上露出了诡异的笑容,“陪我整一下老秦呗!”


    


        ……


        今天这是什么情况?!!




        “你怎么了?表情那么奇怪。”


        “……额,没事!就是有点儿……惊讶。你怎么突然想起来整他呢?”


        “唉,”大宝叹口气,“老秦他吧,啥都好,但我老觉得他不怎么在乎我。”


        “……”


        林涛压下内心的咆哮,冲着大宝默默点头。


        “……所以啊,我想趁着明天这个机会,假装我也不在乎他,稍微刺激他一下,逼他说出点儿好听的话来。”


        “然后等他跟你告白,你再跟他说其实你是骗他的,你最在乎的就是他?”


        “嗯……”


        大宝有点害羞地抓抓后脑勺。




        我的天啊,我要被这两人闪瞎了!!




        “你可千万别告诉老秦啊!”


        ……看把你们夫妻俩默契的!!


        “……好,好的,绝对不说,我发誓。”




        宝宝……我心里苦啊……你说你能不能学学他们俩……


        林涛费了老大劲挤出一个笑容,内心喷出一口老血。




        * * *




        于是当天晚上,林涛的微信同时收到了两位编剧的剧本大纲。


        他作为一个称职的演员,在认真地研究了剧本之后,将两份剧本进行了适当的补充和删减,糅合成了一份。


        偏偏这两人就跟商量好了似的,一个主动出击,一个按兵不动,剧情连起来天衣无缝。


        当然,这是对他来说。两位当事人当然是彼此不知情的。


        林涛一想起这件事就激动得想下楼跑两圈。


        他这叫什么?双面间谍啊!!


        明天可得好好表演,弄不好下一届金鸡百花奖就是他的了!!


        再加上,终于能看到别扭的秦明袒露心迹的样子……然后小两口甜甜蜜蜜你侬我侬……唉呀妈呀,这媒人当得值!太值了!!






        第二天早上,林涛顶着俩老大的黑眼圈来上班。




        “林队早……天啊,您这是……烟熏妆吗?!”


        “……滚一边儿去!”


        林涛一脚踢在小黑屁股上。




        也不能怪他,这一晚上尽挖空心思琢磨剧情了,几乎没怎么睡。


        虽然身体有点疲惫……但是神经可精神着呢!


        林涛三两步上了楼就直奔秦明科室。


        进去了先趁着老秦没抬头,给大宝使了个眼色。


        之后又趁着大宝不注意,给秦明使了个眼色。


        第一幕,action!




        “咳,那个啥,早啊二位!”


        “林涛早!”大宝如同剧本所写的一般,热情地冲上来,“你快帮我看看这条项链,我戴着合适不?”


        林涛接过她的手机。


        顺便故意地、大幅度地、非常明显地、瞟了秦明一眼。


        “哎哟!这种事儿,你问你们家老秦呀!”


        “……”


        秦明也非常给力地按照剧本演绎出了什么叫装聋作哑。


        “他这根木头,懂什么呀。”撇嘴。


        “嘿,宝哥,这项链……得配晚礼服吧?啧啧啧……你打扮成那样,是要去见谁呀?”


        大宝一怔,眼神四处飘了飘:


        “……要,要你管。”


    


        林涛偷瞄一眼秦明,心中暗笑。


        “是是是,我是没资格管,你老公总有资格吧?老秦,你们家大宝这是要出轨啦,你不管管?”


        秦明略微抬头,语气冷冰冰的:


        “跟我有什么关系。”




        大宝背对着秦明,对林涛做了个鬼脸。


        林涛稍微勾起嘴角,冲她挤了挤眼睛。


        这俩演技都不错啊!他心里想。




        * * *




        第二幕,action!!




        “哎哟……我这头好晕啊……都是这破空调吹的,气都喘不上来……”


        大宝伸出手给自己扇着风,眉头皱得能夹死苍蝇。


        “呀,宝哥,你这脸色都不太好了!”林涛夸张地惊呼,“瞧你这脸红得跟猴屁股似的!”


        “……”


        这个破烂台词是你临场发挥的吧?!


        大宝瞪他一眼。


        “……嗯,可不是嘛,我现在整个人都被吹得缺氧了……啊……好难受……我要死掉了……”


        嗯,虽然有点浮夸,但还可以接受。


        林涛偷偷冲她比了个OK的手势。


        然后眼神唰地投向秦明。




        “这点程度,死不了人。”


        他端起咖啡,好像在跟空气中的灰尘对话。


    


        看来这是要冷漠到底啊……


        林涛无奈。视线一转,却看到大宝蹙着眉,表情并不好看:


        “你就不能把空调关了吗?!”


        “这是我的科室,我有权利开着它。”


        ……


        哎,这个,老哥,有点过了啊!


        林涛心中打鼓,兀自紧张起来。


        还好大宝擅长稳定情绪,握紧拳头挣扎了一会儿,没有发作。


    


        老秦也真能沉得住气……


        林涛一面佩服着秦明专业的演技,一面又隐隐觉得有些担忧。


        担忧归担忧,剧本还是得往下走的。


        大宝,别难过,之后等这家伙摊牌,我帮你欺负死他!


        林涛看着大宝抛过来的可怜兮兮的小眼神,点头的瞬间觉得自己浑身充满了使命感。




        * * *




        第三幕,不出意外的话,也将是最后一幕。


        按照林涛精心策划的剧情,之后两个人就要互相阐明真相,然后表明心迹,真情告白……


        噢!他都快要等不及了!!


        action!!!




        “嚯!宝哥,你手机屏幕上这是谁家的大帅哥啊?!”


        大宝嘚瑟脸:


        “这是谁你认不出来?再仔细看看!”


        秦明状似无意地朝他们两人方向望了一眼。


        林涛忍住笑。


        “诶!我还真认识!这不是我们队里的小王嘛!你怎么会有他照片!!”


        “不止照片,姐连微信都要到了,”大宝美滋滋地摇头晃脑,“今天晚上就跟人家约出去吃饭……”


        “撕拉——”




        突如其来的噪音使得科室瞬间安静。


        两个人同时看向坐在桌后的那个人。


        秦明把笔记本上刚写好的某页撕下来,揉了揉扔进垃圾箱里。


        因为安静的缘故,纸张的摩擦声听起来震耳欲聋。


    


        ……终于还是忍不住了?


        气氛不知为何变得十分沉重。林涛没敢说话,静待事情发展。




        “怎么了,我们秦大科长?”大宝冷笑,移步到他办公桌前,“吃醋了?”


        “怎么会,”秦明连眼皮都没抬,“结婚的时候我就说了,互不干涉对方的私生活。所以,你愿意见谁跟谁吃饭,都与我无关。”


        林涛看不下去:“诶老秦你这话过分了啊……”


        “无关?”大宝声音颤抖着打断了林涛的话,“那就算哪天我跟别人跑了,你也不在乎?”


        秦明捏着笔的指关节微微发白。


        他回避着她的眼神:


        “……对。”


    


        “不对吧!!那个,秦明,大宝,别这样,我们好好说话……”


        “林涛你别插嘴,”大宝眼睛里氤氲着水气,“这是我跟他之间的事情。”


        ……不不不其实也有我的责任……


        “我就知道,从一开始就知道,你只不过是玩了场游戏而已……”


        不是啊大宝!!老秦他是认真的啊!!他暗搓搓喜欢你好久了啊!!


        “可惜我一直自欺欺人,还指望你有朝一日能把目光放在我身上……现在看来,是我痴心妄想……”


        你没有妄想啊!!这已经是现实了啊!!这家伙眼睛里只有你啊!!


        “我现在就想问你最后一句……”大宝咬着下唇,“你到底有没有真正在乎过我?”


        ……老秦!!你机会来了!!说啊!!趁现在快说啊!!


    


        林涛急得都快要跳起来,然而他只看见秦明犹豫了很久,最后仿佛下定决心一般,呼出一口气。




        “……没有。”


 


        ……


        “好。很好。”


        大宝抽抽鼻子,别开视线。




        “……我们离婚吧。”




        ……


        什么?!!!


        卧槽你们俩玩得太大了吧!!!




        这意料之外的话使得秦明有点懵,握着笔的手停在了半空中。


        而林涛已经整个人都不好了。




        “大宝!说什么傻话呢!这种玩笑也能随便开?!”


        他急得几乎要上去揪她衣领,却听到秦明淡淡地开口了。


        “……如果你坚持的话,那好吧。”


        ……


        不是的!!哪里出了问题!!不应该是这样的!!!


        林涛的汗浸湿了整件背心。


        他激动地冲到秦明面前,对他吼道:


        “你不是说这是愚人节玩笑的吗?你觉得现在这样子还像是个玩笑吗?!”


        秦明还没来得及说话,大宝先狐疑地开口了。


        “……玩笑?林涛,你不是站在我这边的吗?”


        这下秦明的脸色也变了。


        “林涛,你说过不会向她透露半个字的。”


        “……”




        ……可是谁叫你们一个比一个作!!


        林涛内疚得不行。


        他想,真要是因为这个愚人节整蛊搞得两人散了,他千刀万剐也难辞其咎啊!


        干脆一咬牙弯下腰,豁出去了。


        “听我说,我说实话吧……这一切都是我的错,对不起,对不起,算我求你们了,是我好心办坏事,这其实只是个玩笑,你们都让我帮忙整对方,我琢磨着能巩固你们夫妻感情,就答应了……好吧,我不该做两面派,你们俩其实互相都在乎着呢,这锅我来背,你们打我骂我都行,咱们别冲动好不好,千万不能离婚啊!!!”


        林涛低着头合着掌满头大汗地说完这么一段,忐忑不安地等待着两人的回应。


        很久很久,他听见了大宝发出很小的一声。




        “噗嗤——”


    


        他迷茫地抬起头。




        “……愚人节快乐,涛涛。”


        “嗯,愚人节,真是一个适合你的节日。”


        秦明的嘴角抽搐了一下。


        “……”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老秦你看他那副表情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大宝再也忍不住,笑得背过气去。


   


           * * *




        ……所以到底发生了什么??


        让我们把镜头转回昨天早上。




        “哎,老秦,明天四月一号,愚人节诶!”


        大宝看了一眼桌上的日历突然喊道。


        “所以呢?”秦明读着早报,漫不经心地回了一句。


        “一说到愚人节,我就想起那年,林涛往我衣服里塞了个假蟑螂……特么的简直,吓死我了!姐这辈子啥都不怕,最怕蟑螂!恶心得我一晚上没睡着!!”


        “……噢,还有这回事?”秦明放下报纸,“我就记得,以前林涛每年愚人节都特别兴奋,千方百计想法整我。”


        “真的啊?!那他成功了没?!”


        “当然没有。”


        “……喔,那……那就好。”


        大宝努力克服心中惋惜的情绪。


        “要不,老秦,咱们想个法子,明天整一把林涛吧?”


        “什么法子,你说。”


        ……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所以你真的是笨蛋啊!我们俩怎么可能会离婚!”


        大宝笑着走到办公桌后,胳膊搭上秦明的肩膀:“总的来说我对我们家老秦还挺满意的。而且离婚多麻烦!你也不想想!”


        “……”


        ……我他妈还有什么好想的。




        “这的确是个很重要的疑点,”秦明玩味地点头表示同意,“我根本不会花时间在离婚这么没有意义的事情上面。你作为刑警,推理能力有待提高。”


        “说得对,”大宝一边鼓掌一边笑,“你就是傻。”


        “……”


        我有一句妈卖批不知当讲不当讲。




        “再说了,”大宝有点羞涩地抬眼看向自家丈夫,“虽然老秦嘴上不说,但我心里知道,他是在乎我的。”


        秦明也望着她,唇角微弯,荡漾出满眼的温柔。


        “你知道就好。”




        ……


        谁允许你们在这种天崩地裂人神共愤的情况下发糖的?!!




        “刚才吵架我差点都掉眼泪了。怎么样老秦,我这演技,没得说吧?”


        “值得夸奖。还热吗?我去把空调关了吧。”


        “哎呀,我诓他的,其实没那么热啦。晚上想吃什么?”


        “芹菜猪肉馅的饺子。”


        “好,回去给你包。”


        二人相视一笑。空气中仿佛冒着粉红泡泡。


        ……但是林涛显然没有心情吃狗粮。




        “谁都别拦我!!!这破地方没法待了!!!”




        “没人拦你。”秦明说。


        ……


        “嗨呀,你给人留点面子好不好,”大宝推一把秦明,又对林涛微笑,“涛儿啊,别走了啊,有宝哥呢!宝哥拦着你!”


        “呜呜呜宝哥……你咋这么好……”


        “……毕竟你走了以后,谁来帮我取外卖呢。”


        “……”


        “而且,纯净水桶也没人换了。哎对,老秦,还有你那咖啡豆……”


        秦明“啪”一声放下笔,表情格外诚恳:


        “别走了,留下吧。”






        林涛无言地伸出手指着他俩。


        因为愤怒的关系,手抖得像患了帕金森。


        突然手机震动了一下,他掏出来,看了一眼。


        新信息。


        发信人:宝宝。




        “亲爱的,我们分手吧~”




        ……




        “……有刀吗?帮个忙,来,捅死我。”




Fin...




        下班之前,林涛找到了局长。


        “谭局!我要辞职!!!”


        “哈哈哈哈,林涛啊,你已经是今天的第八个了。”


        局长拍拍他肩膀,笑得特别灿烂:


        “我说你们能不能换个花样?”




Fin(。

评论
热度 ( 338 )

© 夏慕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