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慕缘

不用爱我至极,只愿爱我依旧。
KA初心,SK刻骨铭心。❤️

【快新】续命游戏(短篇小甜饼|名侦探是潘多拉相关)

※有点小私设 大体原著向
※文风有点怪(你)脑子想的和写的不符合(哭)
※ooc属于我 快新属于彼此


这篇文章送给曦儿@晞露 ,讲道理这篇文就是曦儿催出来的要不然我根本一个假期没有产粮(被打)希望不嫌弃,吃着开心啦(比心)




「正文」


白色的病床上静静躺着一位脸上稍显苍白的少年,身上上上下下缠着纱布,伤势有些骇人。
脑袋嗡嗡的响,想要睁开眼睛却没什么力气,一片漆黑。
半响后,意识稍稍有些回笼,伴随着身上各各伤口的阵痛,也让大脑一点点清醒起来。
“原来自己还活着啊。”工藤默默地想着,并几乎用了全身的力气,撑开了沉重的眼皮。
一大片白色映入眼帘,对焦后,发现只是一张普通的天花板,天花板上的吊灯亮得有些刺眼,工藤眯了眯眼,缓缓把脑袋转向一边。
记忆像潮水一般涌入,扰乱着工藤的心绪,细细理了理,仔细地回想。
自己同FBI联手,在制定了周密的计划后,打入了黑衣组织内部,黑白两大势力势均力敌,都损失惨重,但最终还是突破了组织中心,一举剿灭了组织。
同志们都负伤惨重,工藤中了三枪,其中一发还在腹部,伤势极为危机。最不幸的是,在最后居然被偷袭,一把锋利的小刀直接插到了工藤的右眼,工藤失去了右眼的眼球。
想到这里,工藤稍稍一愣,有些自嘲地笑了笑,右手随即摸上了右眼眼眶。
令他意外的是,眼眶里并没有意料之中的空洞,眼球摸上去反而有一种冰凉的触感,但是眼睛却是没有刺痛的感觉。这时工藤才后知后觉,自己的视力并没有模糊,也并没有失去一只眼睛该有的症状。
明明刀子已经插入了眼睛……
有些不明白状况的工藤忍着伤口的疼坐起身来,上身靠着床头。这个过大的动作惊醒了趴在床边的乱发少年,工藤这才发现有另外一个人的存在。
床边名为黑羽快斗的少年悠悠转醒,重重的黑眼圈显示了主人这几天严重的睡眠不足。黑羽睁开眼睛定了定神,忽然把焦距锁定在了醒来的工藤的脸上,表情说不出的激动。
“新一!你醒了!有没有哪里不舒服?”一声声关切地话语让工藤稍稍有些不适应,毕竟只是个第一次见面的陌生人。
但工藤总觉得眼前和自己容貌如此相似的人很熟悉,像是在哪里见过。
趁黑羽去饮水机前打水,工藤更加仔细地打量着少年,大概十七八岁的样子,应该是个学生,蓝眼睛,一头蓬松的乱发,最让工藤在意的当然是他居然和自己长的有九分的相似,这不得不让工藤多想。
愣神的功夫,黑羽已经将一杯温水送到工藤眼前,工藤连忙伸手接下。
一杯水下肚,工藤舔了舔发干的嘴唇,身上的伤还隐隐作痛。
“谢谢你,请问你是……”虽然身体状况不算太好,但工藤也没有放下戒备心,毕竟此次的特别计划只有相关人员才知道。
“啊,我叫黑羽快斗,是江古田高中二年级生,是灰原小姐让我来照顾你的,放心。”
听到了灰原的名字,工藤不由得松了口气,稍微放松下来。一抬眼便对上了黑羽亮亮的蓝眸,不过对方像是没发觉一样,盯着工藤让他觉得心里有点痒痒的,有点不自在,工藤抬起右手不自然地捂住了右边的脸。
这时,黑羽才算如梦初醒,稍微愣了一秒钟,张了张嘴,半天才出了声……“名侦探……”
“什么?”黑羽声音太小,工藤没有听清,只听见一个单音节“ming”。
“……
不,没什么。”
黑羽朝着工藤眨了眨眼,便马上露出笑容。
侦探素养极高的工藤当然看出了黑羽的不正常,他知道黑羽一定瞒着他什么,但他没有证据又不好打草惊蛇。
先试探一下。
工藤首先打破了病房里沉默的空气。
“黑羽,你知道我的右眼为什么没有失明么?”直觉告诉工藤,眼前的人一定知道自己的眼睛是怎么回事。
“这可是日本最好的医院,技术当然超前,没什么惊奇的。……话说工藤你想吃点什么?我去给你买。”黑羽快速转移了个话题,说着便起了身。
令黑羽意外的是,工藤一把拽住了他的手,带着不容挣脱的力度。
黑羽手上的薄茧引起了工藤的推理,这种虎口处的薄茧是使用枪而留下的,但又不是那种正常的手枪,比手枪要更大也更轻。
此时工藤心里已经有了几分肯定。
抬头盯着黑羽,少年明显对这个意料之外的动作没有任何准备,但是却显示出异于常人的冷静,眼睛里更是蒙上一层让人看不透的情绪。
掌心的温度顺着胳膊像是汇入了心里,让工藤莫名有种安心的感觉。
工藤轻轻笑了一下。
“别装了,KID。”
少年听闻,慢慢转过身,对上了病床上工藤深蓝色的眼睛,这双能承下漫天星辰的眼睛,此时正用柔和而坚定的目光看着黑羽,相比以前针锋相对时的骄傲自信,更多的是名为信任的东西,在眼底闪着光。
是啊,名侦探哪次有不信任过怪盗,一次次的命悬一线,都是因为知道还有这个狂妄的小偷作为最后的盔甲,工藤才会这么大胆而无所顾忌吧。
黑羽看着阳光下的工藤,橙色的日光暖洋洋地撒在工藤的侧脸,勾勒出完美的轮廓,能清楚地看到脸上细小的绒毛,这一切的一切都美好的不像话,黑羽从来没有在这么安宁的环境里这么仔细地看他的宿敌。
就这样对视了10秒钟,工藤的脑子里忽然闪过有一次在天台上怪盗塞到自己怀里的大束玫瑰,娇艳鲜红。
最先别开头的是工藤,黑羽发现了工藤想藏但没有藏住的发红的耳根,感受到手上的力度减弱了大半,黑羽埋在心底的种子就在这时被撩拨地发了芽。
轻轻叹了口气,放下所有的顾虑,黑羽动了动手指,将姿势顺势改成了十指相扣。
“好久不见,名侦探。”
工藤心里默默骂着眼前人得寸进尺,瞪了一眼满面春风的小偷,较劲似的把手往回抽,黑羽自然不让。
两个人就这样僵持了一会儿,看着对方的脸,忽然都笑了起来。
病房外传来了焦急的脚步声,两人都知道这是工藤的青梅,于是黑羽松开了手,后退了一步,朝工藤做了个口型,便出了病房。
“装模作样的家伙。”不禁嘴角带笑。



夜晚,月光穿过云层投入室内,工藤惊奇地看着镜子里自己的右眼在白天看不出异常却在此时发出淡红色的光芒,眨了眨眼,将目光和镜子里一袭白衣的怪盗眼神相接。
“所以,这就是你一直寻找的潘多拉?”
“对,传说中潘多拉可以让人长生不老,所以我就想试试能不能用它来换回你的命。我找了红子帮忙,但最终只能做到现在这样,我们的生命是联系在一起的,如果我们其中一个死了,另一个也活不了。
“……对不起,我自私的为你做了决定,没想到居然能和宿敌‘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啊。”虽然KID刻意把话说得很轻松,但眼底的黯淡还是逃不过侦探的眼睛,工藤知道他还是很愧疚。
工藤猛地转过身,对着KID的脑门就用力弹了一下。
“嗷!好疼,名侦探你干嘛……”怪盗立刻摆出泪眼汪汪的样子,让工藤忍不住发笑。
“笨蛋。我的命都是你的了,你还有什么欠我的?”工藤别扭地移开眼故意不看这个总是能轻易扰乱自己心绪的小偷,嘴角翘起的弧度却怎么也放不下来。
之后,工藤就被带入了一个温柔的怀抱。
工藤本想推开眼前的人,却又转念一想,改变了心意,继而也抬手回抱住了KID。


“既然已经同命相连,那就用以后的时间慢慢考虑我们之间的关系吧。”







END.

评论 ( 6 )
热度 ( 87 )

© 夏慕缘 | Powered by LOFTER